• <source id="nmu8m"><thead id="nmu8m"></thead></source>
  • <samp id="nmu8m"><td id="nmu8m"><object id="nmu8m"></object></td></samp>

    <samp id="nmu8m"><td id="nmu8m"></td></samp>
      <u id="nmu8m"><small id="nmu8m"><object id="nmu8m"></object></small></u>
      廉政文化建設專題

      廉政警示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熱點專題 > 專題專欄 > 廉政文化建設專題 > 廉政警示

      方寸失?自負變自縛 四川省漢源縣政協原黨組書記、主席葛禮宏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更新日期:2023-10-26 10:10:09 點擊率:





      葛禮宏,男,1973年4月出生,1992年12月參加工作,1994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四川省漢源縣雙溪鄉黨委書記;青富鄉黨委書記;縣政府辦公室黨組書記、主任;縣委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縣委辦公室主任;縣政府副縣長;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縣委常委、縣政府常務副縣長;縣政協黨組書記、主席。

      2022年2月,葛禮宏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雅安市紀委監委審查調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2022年8月,葛禮宏被開除黨籍和公職;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財物一并移送。2023年5月,葛禮宏因犯受賄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

      “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心”,葛禮宏曾這樣描述自己。在自我加持的“光環”中、在不法商人老板們的追捧下,葛禮宏內心膨脹自負,行為囂張跋扈,在公與私、是與非、義與利面前方寸盡失、原則全無,最終作繭自縛,自食惡果。

      1

      癡迷賭博,牌桌成利益勾兌平臺

      1997年,葛禮宏退伍回到漢源縣工作。彼時的他意氣風發,立志要在家鄉干出一番事業。在工作條件艱苦的雙溪鄉、青富鄉等山區邊遠鄉鎮,他一干就是10年。

      時間一久,葛禮宏感覺工作條件的艱苦雖能忍受,但生活的枯燥卻難以排解。漸漸地,下班后打牌賭博成了他彼時的消遣方式,久而久之演變成樂此不疲的嗜好,一有空就要來上一場。在牌桌上,那種“抿上一口茶,摸牌切字,仿佛調兵遣將;斷上控下,恰似運籌帷幄”的感覺讓葛禮宏沉醉其中,特別是手氣好的時候,一場牌打下來,可以贏到自己一個月的工資,這種滿足感更是讓他愈發癡迷、難以自拔。

      2009年,已經回到縣城工作,處于事業上升期的葛禮宏被調離漢源縣政府辦公室黨組書記、主任的崗位,這令其不解的職務調整背后,正包含著組織警醒他不要貪賭的良苦用心。然而,到了新的崗位,葛禮宏表面有所收斂,私底下依然我行我素,始終認為打牌不過是消遣,是小事小節,沒什么大不了。

      葛禮宏愛好打牌,一些不法商人老板便圍繞在他身邊,精心組織的“牌局”不斷。50元,100元,再到200元,葛禮宏的牌越打越大,“牌局”越來越熱鬧,“牌運”也變得越來越好,從開始的有時輸多贏少,到后來的贏多輸少,再到只贏不輸,儼然成了牌桌上的“常勝將軍”。即便有時候“手氣”實在不好,牌局結束后,商人老板也會悄悄把錢退還給他。

      如此明顯的“放水”行為,葛禮宏自然心知肚明,可是一個賭徒,怎能拒絕得了“贏錢”的誘惑呢?打到興起時,老板們提出的各類請托事項,葛禮宏是照單全收、爽快答應,小小的牌桌成了利益勾兌的平臺、腐敗墮落的溫床。

      黨員干部參賭,尤其不能容忍。有的黨員干部無視黨紀國法,癡迷賭博,不但影響工作、影響家庭和睦,而且損害黨的形象,敗壞社會風氣。更為嚴重的是,賭博還可能成為行受賄的“遮羞布”,一些人以賭博名義搞起了“變通”,讓黨員干部“逢賭必贏”,賺得“盆滿缽滿”。葛禮宏便是如此,他在牌局中“戰無不勝”,卻不曾想,人生這副牌他已經輸得一敗涂地。

      2

      以利相交,朋友圈變“貪腐圈”

      從鄉鎮和縣級部門“一把手”,到縣委政法委書記、縣政府常務副縣長等重要崗位,葛禮宏職務在升遷,手中權力也逐漸增大,這讓他成為許多不法商人眼中值得長線投資的“績優股”。

      眼里識得破,肚里忍不過。葛禮宏明知商人老板們接近自己的目的不純,但在隔三差五的吃請和茶樓牌桌的娛樂中,他還是跟商人老板們“玩”在了一起,甚至精心搭建起了以利益為“黏合劑”的腐敗圈。在這個“圈”內,老板們尊奉葛禮宏為“大哥”,對他鞍前馬后、前呼后擁。這種“無論在漢源還是在成都,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心”的感覺令葛禮宏十分著迷,也令他對紀律規矩置若罔聞,甚至明目張膽破壞。

      不過,想進“圈內”,成為葛禮宏的“朋友”并不容易,他有著自己的“交友”標準。

      “靠得住”“懂得起”是最基本的要求。葛禮宏與漢源縣個體老板任某認識多年,交情匪淺,看重的就是他“懂得起,知感恩”。平日里,任某對葛禮宏照顧得周到備至,小到逢年過節時的紅包禮金,大到幾萬元的賭資、幾十萬元的炒股本金,他都會源源不斷主動奉上?!芭笥选比绱恕岸隆?,讓葛禮宏非常滿意,作為回報,他在多個公開場合為任某站臺說話,幫其承攬了縣內多個工程項目。

      除此之外,“能控制住”在葛禮宏看來也十分重要。2019年,他分管的漢源縣工業園區一家公司與某企業在砂石合作項目中發生糾紛。該企業負責人李某聞訊趕來處理,幾番周折后,李某主動向葛禮宏服軟示好,希望在解決糾紛過程中得到關照。眼見李某識趣,葛禮宏的態度也由先前的“鐵面無私”到后來主動“徇私”幫忙,他積極幫助李某清退第三方公司,為李某的企業提供全方位關照。事情解決后,李某先后送上“感謝費”共計100萬元??紤]到當時正處于縣級領導班子換屆關鍵期,葛禮宏擔心被人發現,但又不甘心放棄這筆巨款,思索再三后,他與李某約定將錢暫時存放在李某處,并說好“隨用隨取”。葛禮宏篤信,李某的企業在漢源、在自己的地盤上,能夠完全掌控,不怕他反悔。

      就這樣,葛禮宏在盤根錯節的利益關系面前亂了心智,在形形色色的誘惑考驗面前失去防守。作為黨員領導干部,葛禮宏不但不主動凈化社交圈、生活圈,甚至將“朋友圈”變成了腐敗“利益圈”,結果只能是“以利相交,利盡則散”。

      3

      任性用權,破壞一方發展環境

      伴隨著職務的晉升,葛禮宏身上的驕縱之氣越來越重,逐漸把組織的信任當作任性用權的底氣,把分管的工作當成攬事攬權的平臺,千方百計謀取私利。

      2018年底,葛禮宏牽頭負責漢源縣“雪亮工程”項目。作為時任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他在項目建設中擁有很大的話語權,心中也盤算著如何從中“大撈一筆”。招標過程中,葛禮宏通過中間人認識了重慶某科技公司負責人柯某,隨之便與其達成“場外”合作協議,柯某向葛禮宏許下了300萬元的高額“返點費”。

      但招標過程卻并沒有像二人想象得那么順利。第一次,柯某公司沒有拿下設計標的,葛禮宏便向本已中標的公司打招呼,強行讓對方讓出標的;第二次,因柯某公司工作失誤導致施工標的流標,葛禮宏又專門找到項目負責人,稱“下次你要到現場盯著,絕對不能再出岔子”。在葛禮宏的一路“保駕護航”下,柯某的公司最終中標該項目。

      2020年7月,漢源縣工業園區遭遇泥石流災害,應急搶險和重建工作刻不容緩。作為時任縣委常委、縣政府常務副縣長,葛禮宏牽頭負責此項工作。在招標過程中他無視“前期負責勘察設計的單位不得納入施工單位名單”的禁止性規定,在多人反對的情況下,堅持將此前與他有過“合作”經歷的四川某勘察公司納入招投標備選單位的抽取名單,并指使工作人員暗箱操作,硬生生將項目交由該公司實施。

      多年身居漢源縣重要崗位,葛禮宏覺得自己付出多、貢獻大、資格老,這種自負自傲的性格,讓他覺得自己在漢源沒有什么事情是“擺不平”的,甚至為了幫助別人承攬工程,他還將“招呼”打到了鄰縣,其蔑視規則、為所欲為的做派可見一斑。

      葛禮宏把個人意志凌駕于紀律規矩和法律之上,嚴重破壞了一個地方的發展環境,讓自己在腐敗的泥潭里越陷越深。經查,2011年至2021年,葛禮宏利用職務之便,多次為他人在工程承攬、貸款擔保、工作安排、職務調整等方面提供幫助,收受他人財物共計678.5萬元。

      4

      花樣斂財,處心積慮不過是掩耳盜鈴

      在反腐敗高壓態勢下,葛禮宏經常琢磨“安全”的斂財手法。

      2020年,一名企業老板周某某邀請葛禮宏共同出資承接漢源縣商品混凝土運輸業務,承諾所獲收益平分。葛禮宏認為,只要自己打聲招呼,承接業務完全沒有問題,稍加思索后便答應下來。隨后,葛禮宏與周某某各自出資20萬元購買了兩輛運輸貨車開展運輸業務。在葛禮宏的運作下,二人承接了不少國資平臺公司的運輸業務,一年的時間便賺取了90余萬元的利潤。

      任某在2020年7月邀請葛禮宏一起炒股,提出由他提供資金和證券賬戶,葛禮宏安排人負責股票交易,若虧損則由任某一人承擔,有盈利則雙方平分。面對這種“穩賺不賠”的交易,葛禮宏一口答應下來。隨后,任某轉入66.5萬元作為股票交易資金。至任某因涉嫌行賄被立案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時,該股票賬戶總資產已達144萬余元,盈利78萬余元。若按照約定,葛禮宏應分得39萬余元。

      葛禮宏一邊大肆斂財,一邊卻又想營造個人良好聲望,避免落下權錢交易的惡名,于是他處心積慮偽裝自己,甚至想到用“代存保管”的方法來繼續謀私利、撈好處。

      2021年2月,任某得知葛禮宏打算在成都購房,便約葛禮宏在漢源某酒店見面。見面后,任某表示自己準備了88萬元現金,作為對葛禮宏買房的“一點心意”,感謝其多年來提供的幫助。見任某如此“仗義”,自己又正是急需用錢,葛禮宏便欣然接受。然而,在隨后的交談中,葛禮宏得知這88萬元現金是任某直接從銀行取出的,他擔心風險太高、留下把柄,于是讓任某將錢先拿回去,表示“以后有需要再說”。任某早已摸透了葛禮宏的心思,知道他的擔憂,隨即將100萬元存入自己岳母的銀行賬戶,并告知葛禮宏已將之前準備的88萬元湊整為100萬元,并以自己岳母的名義存在銀行卡上代為保管,將來這筆錢就作為葛禮宏兒子的創業發展資金。任某的安排讓葛禮宏大為滿意,當即吩咐任某“安排妥當,以后有需要的時候再取用”。

      實際上,早在2017年,就有信訪舉報反映葛禮宏與任某之間存在不正當經濟往來。當時得知消息后,葛禮宏擔心東窗事發,便主動從此前收受的一筆12萬元賄款中拿出10萬元退還給任某,并通過岳父將之前所收的30萬元退還給了相關行賄人。在得知任某接到市紀委監委的談話通知后,葛禮宏匆忙將任某約到漢源某酒店見面,要求其不得向紀檢監察機關交代兩人之間的不正當經濟往來,妄圖以此掩蓋其違紀違法事實。殊不知,這種對抗組織審查的行為無異于“作繭自縛”。

      直到被留置,葛禮宏方才如夢初醒,懊悔不已。他懺悔道:“奢求時光能夠倒流,拼了命也會去彌補那曾經犯下的錯?!痹跄螘r光不能倒流,如今的他,只能在漫漫的鐵窗生涯中反思自己可悲可嘆的過往。

      葛禮宏懺悔錄(節選)

      剖析我違法犯罪的根源,是自身思想這個“總開關”出了問題,人生觀、價值觀、權力觀嚴重扭曲,不遵紀法、不知敬畏、不存戒懼?,F實誘因是多方面的。

      一是不良愛好成禍端。20多年來,打牌成了我的一大人生愛好,這東西沾上了就會上癮。我是領導干部,有愛好就有人投其所好。久而久之,我底線失守,紅線逾越,造成了無法挽回的結局。如果我選擇陶冶情操,參加有益身心的活動,我的生活將是另外一番景象,那樣該多好??!

      二是為了家庭謀求私利。怎樣為家庭打基礎,為孩子謀未來,這些想法指揮并控制著我的行為,私欲開始膨脹,權錢開始交易。然而,走偏了道,用歪了心,圖小利失大德、顧小家失大家,終將得不償失,付出更為慘痛的代價,給原本其樂融融、令人羨慕的家庭帶來難以想象、無法抹去的傷痛。

      三是朋友圈中放縱自我。我沒有把握好領導干部與人交往的邊界、尺度,抵不住誘惑,經不起考驗,守不住底線。隨著職位越來越高,手中權力越來越大,找我幫忙的人越來越多。平時,我總是電話不斷,身邊不乏新老朋友、商人老板。我的餐飲娛樂、喝茶打牌自有人安排。無論在漢源還是在成都,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心。時間一長,我開始飄飄然,樂于享受鞍前馬后、前呼后擁的感覺。我也投桃報李,朋友所托大事小事,我都有求必應,一概辦理,最終倒在了精心維系的“朋友圈”中。

      四是居功自傲,任性用權。我在漢源縣經歷多個領導崗位,自認為能力強、水平高、經驗足,總是行事大膽,敢于拍板;自認貢獻大、資歷老、付出多,總是說一不二。我沒有把紀律規矩放在心上,而是憑借領導對我的信任攬事攬權、自作主張,用手中的權力輕而易舉地辦了私事、謀了私利。權力一旦失去約束,就如一輛失控的汽車注定要惹出禍事;權力與利益捆綁,必然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

      五是思想蛻變,初心迷失。黨的十八大以來,反腐利劍高懸,我卻膽大妄為、肆無忌憚,結果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組織培養了我,我卻沒有自我革命的勇氣,忠誠老實的態度,承認錯誤的決心,給自己的前半生劃上恥辱的句號,給自己的后半生留下沉重的枷鎖。

      我的違紀違法問題觸目驚心,極其嚴重。我的行為敗壞了黨的形象,污染了地方的政治生態,損害了公平正義。組織的教育挽救,讓我堅定了面對現實、接受改造、重新做人的信心。我將自覺服從組織處理,依法接受審判,認真服刑改造,真誠洗凈罪惡。(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作者:鐘超 詹嬋媛


      溫州市工業與能源發展集團有限公司

      根據溫州市深化市級國企改革的工作要求,20201月,溫州市工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更名為溫州市工業與能源發展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市工業與能源集團或集團),注冊資本50億元。集團同時還掛溫州市手工業合作社聯合社牌子。

      聯系我們

      地址:溫州市東龍路50號
      電話:(0577)88812952 55598008
      傳真:(0577)88812833
      郵編:325088

      版權所有 (C) 溫州市工業與能源發展集團有限公司 浙ICP備11019396 

      技術支持:溫州優谷科技
      99久久久无码国产精精品,国产麻豆精品在线观看,免费黄色AV,国产精品涩涩www在线观看